Wish

大本命是吴青峰小哥哥😘
二本命是胡歌歌和靳东
吃楼台和东歌嗷。
坚决不逆cp!!!
最近沉迷铁虫无法自拔……
我爱妮妮!他是世界的珍宝!!!

《圆心》这篇文章是乔乔的歌带给我的感触。
其实梗和歌没有关系,但是乔任梁的去世带给我这些关于天使啊,鬼魂啊的想法。
我不是VIP,但是我很喜欢乔任梁。
很心疼他,听到他的歌就很想哭。
我的乔乔,你是粉红色的天使。
我的乔乔,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天使。
乔乔,天黑了,晚安。
愿来世做春风,流浪又自由🍃

关于《圆心》一些地方的解释

看来在发烧的时候肝文真的不是好的选择
这个梗很早就在我脑子里盘旋呀盘旋,但是没有真正成形。(其实是因为我告诉我同学这个梗以后她给我指出了一些我完全不知道但又很有道理的问题……)
现在来简单描述一下这个文章的梗所在
文章里有提到,明台已经死了,但是明楼看到了明台,并且相信他还活着。并不是说明楼错乱了(相思成疾),而是说明台真的像还活着一样,但是只有明楼能看到。
这么看来,明台就是鬼魂了。但是为什么只有明楼能看到他?这个就是问题所在了。
(注意,一个巨大的脑洞开始了,请做好心理准备)
明台牺牲之后,到了奈何桥,见到了孟婆。孟婆问他你要不要喝孟婆汤,喝掉就忘记所有,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但是如果不喝,就要在忘川河呆上千年,若心念不灭,还记得前世的事情,记得自己爱的人,便可重入人间,去找最爱的人。一开始明台没有决定,但他祈求孟婆让他再回人间一趟,他要对自己爱的人说一件很重要的事。孟婆说,这都是有规矩的,你要是执意回人间,就永远永远不能再轮回,只能做人间的孤魂野鬼。如果他爱你,他也能看见你,但是下辈子,下下辈子,很久很久以后,他就不会再记得你了,你只能在他身边。你真的一定要回人间告诉他吗?明台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这就是bug,我一开始不知道忘川河的故事……所以就直接写明台成为了永远的鬼魂)
所以,明台永远成为了鬼魂,回去找到明楼,虽然明楼能看见他,能和他说话,但明台心里明白,下辈子之后明楼就不会再记得他。所以明台才会说,会永远陪着哥哥。
真的是永远,他永远都不能再离开明楼身边了。但是明楼却不会再知道明台的存在。
所以文章里有一点写到,“这是我与那个人的约定,也是我与哥哥的约定。”
明楼不知道自己会忘掉明台,单纯的觉得明台是回来看自己的,以为这辈子就是这辈子,下辈子还会再见。
但是一切都变了。
啊这就是我的脑洞
是不是很扯淡🙃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如果有漏洞欢迎指出。坐等被大家用口水喷死😂
lei啊lei啊都来看看啊《圆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啊

【楼台】圆心

完全是发烧的副产品
写的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贼虐 是把刀
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哎呀元旦这么快乐的日子居然发刀我真的是太过分了
--------------------------------突然分割------------

嗨。
你是我的天使吗。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我的天使,天黑了,晚安。





“明台?”
明楼在明家的客厅,向楼上喊着。
“吃饭了。”
没有人回应。
“大哥……”明诚在一旁看着,揪心的很。
“明台……他已经不在了。”



“什么?”明楼看向明诚担心的脸,疑惑的问到。
“明台呢?他不是应该回家了吗?抗战结束了,他怎么就不回家呢?”
“大哥……你忘了吗,明台已经……牺牲了。”明诚低下头,小声的说着。
“不会的,我昨晚才看到了明台。他没有变,只是有点累了。”明楼认真的说道。
明诚欲言又止,再抬起头时便看到明楼走上楼梯,向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明台?你在吗?”明楼一进屋,便冲着空气说道。
“这里没人……”
“明台,我知道是你,快出来。”明楼眼中流露出宠溺的眼神,“我知道你在这里。”
“大哥,昨晚我告诉你啦,我不可以吃饭的,我已经死掉了。”明台的声音传来,随后,空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最终成为了一个坐在书桌上的少年。“我不可以再吃饭了,鬼是不需要吃饭的。”
“明台,你在和我开玩笑。如果你死了,我看到的是谁?”明楼笑了,望向少年,“我买了青团,你也不要吃吗。”
“不要!”明台露出了明楼从未见过的坚定眼神,倒是让明楼晃了晃神。“好好好,不吃就不吃了,那,宝宝陪我聊天,好不好呀。”
“好。”明台露出来今天第一个笑容,走向明楼,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




「画个夜晚 星空照进眼里」
“明台。”明楼极尽温柔的喊道,“昨天晚上的星星很漂亮,你看到了吗。”
“昨天晚上的星星很亮,你回来的时候我在你眼里看到了星空。”



「就像你忽然出现 站在一米距离」
“明台,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真的把我吓了一跳。」明楼看向乖乖坐在身边的明台,在他耳边用气声说道。
「你就站在那里,站在窗户边。」



「我不远不近 就对你欢喜」
“哥哥,好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哥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哥哥,我回来了。”
“哥哥,我喜欢你呀。”
“我只想对你一个人笑。”



「画个梦境 等你住进梦里」
“我无数次在梦里看到你,我的明台。”
“我以为你真的永远离开我了。”
“幸好,你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从此只会活在我梦里。”
“我的明台,我的明台,你在这里啊。”


「微笑的样子好熟悉 温暖整首旋律」
“哥哥,你笑一下吧。明台好喜欢看你的笑。”
“哥哥笑起来的时候,眼里都是阳光。”
“好,哥哥笑给你看。”
“但是明台要保证,不可以再离开哥哥了。”
“好。
明台不会再离开哥哥了。”
这辈子不会,
下辈子不会,
永远永远不会再离开哥哥了。
无论哥哥是不是离开我,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这是我与那个人的约定,也是我与哥哥的约定。



「在夜空里寻找着闪烁 在你的眼里寻找着轮廓」
哥哥,我永远在你身边。
你看不到我的时候,你看看天空,最亮的那一颗星星是我。
因为哥哥对我的爱,所以我才会永存。因为我住在某颗星星上,因为我会在某颗星星上笑,所以对哥哥来说,好像所有星星都在笑。
哥哥,我在你眼里看到了我。
哥哥,因为有你,我才有活着的感觉。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每一秒练习 都期待下一个相遇」
“我们会再见的,对吗。”
“哥哥,你会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我,不会与你再见。”
“因为,我从未离开你身边啊”
“既然这样,哪里有什么再见不再见的事呢。”
“我总会与每一个你相遇的。”
“你只要认真的活好自己就可以了。”



「在梦境里勾画着幻像 在我的掌心勾画着勇气」
“明台,你在我梦里的样子,我都记得。”
“小时候的你,闹脾气的你,撒娇的你,吃饭的你,睡觉的你,勇敢的你,一点一点学会叫哥哥的你。”
“我都记得。”
“你刚学会写第一个字,就跑来我这里,在我手掌心里写下来。”
“我记得很清楚。”



「每一种拥挤 来自心底 没说出的情绪」
“哥哥,我很后悔,没能在我死之前告诉你。”
“我爱你。”
“幸好,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啦。”
“但是,现在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会永远陪着你,爱着你。”
“但很久以后,你就不会再记得我了。”
“我只想让你幸福。”



「坐在黑夜看黎明 你是最亮的那颗星」
“我永远是你生命中最亮的星。”
“别难过。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离去。”



「成为了我的圆心 沿轨迹围绕你而行」
“哥哥,你永远是我的圆心了。”
“我会一直在,在你身边。”
“即使很久以后你忘记了我,我也在。”
“我叫明台,我爱你,明楼。”
“我是你的明台。”
哥哥,我将永远做守护你的天使。
你会永远幸福快乐的。



有一天我终会忘记你。
但是,你却永远不会忘掉我。
趁我还没有忘掉你,
“我也爱你,明台。”
你会永远陪着我的,对吗。





你还会回来的。
你还会回来吗。


【东歌】狐狐狐狐狐狐狐狐歌(来自小兔儿太太的狐缘脑洞)

胡歌是一只狐狸。
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可能我不是其他人吧……?」知情者袁弘先生如是想着。当然这件事其实并不是胡歌自己告诉他的而是他照顾生病的狐狸歌时不小心发现啦傲娇的袁弘先生是不会承认的。
作为狐狸的胡歌歌总是面临许多问题。
比如他有耳朵但是不可以大摇大摆长出来;比如他有尾巴但是也是和耳朵一样的后果。可以放飞狐狸自我的日子太少,狐狸歌很难过。
好在有那么一个节日叫万圣节哦。胡歌从很久以前的万圣节开始就扮演一只(并不可怕)的狐狸,白毛的。据他自己解释这叫狐狸精,很可怕的,会咬人的那种狐狸精。
当然,一年大概也只有这一天可以放飞一下狐狸的本性啦。
作为一只狐狸,胡歌非常苦恼,不仅是因为在某些特定的时间会掉毛、每天藏着尾巴和耳朵很难受,还有,他不敢喜欢上别人。如果喜欢了,就要告白,就要说自己是一只狐狸,就……就没有然后啦。为此,胡歌很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感情。
让他没想到是,他狐狸歌躲过了女人却栽在男人身上——靳东,让狐狸歌歌魂牵梦萦的人。每天胡歌内心都是同样的想法,像弹幕一样刷着屏。「啊啊啊啊啊啊东哥好帅嗷嗷!他用气音说话真的苏啊!我好喜欢他!如果我不是狐狸,是不是就可以和他在一起啦?不过,东哥这样正经的人,不会喜欢男人的吧,更何况我是狐狸。」
总之胡歌很烦恼,狐狸毛都黯淡了不少。
靳东最近也很烦恼。
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男孩……?)——胡歌。啊这可怎么办呢我也是男的啊他也是男的啊我是他大哥啊怎么能这样呢但是还是喜欢他啊。啊,看来东哥也陷入了死循环。
事情发生在某一个万圣节,在某一个地方的化装舞会上,狐狸歌不知道第多少次穿着正经的西装露出白白软软的耳朵出现。朋友一如既往的调侃“哦今年歌歌又扮狐狸啊一点也不吓人”,而胡歌只是笑笑,一如既往的回答,这是狐狸精,很可怕的,会咬人的😛。知情人袁弘在一旁看热闹👀,偶尔帮狐狸说几句话,糊弄一下就过去了。
等到朋友们的注意力从胡歌身上挪开的时候,袁弘从角落里揪出胡歌,拎到一旁,开口就是一句,“你真喜欢上靳东了?”胡歌抖抖白耳朵,半天憋出一个“嗯。”袁弘看他这样,也没敢再问下去,毕竟,结果好像显而易见。想来想去,袁弘拉起胡歌,走向人群,“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去夜骑,正好也放松一下。”袁弘说完,扭头看看胡歌,果不其然看到他亮亮的眼睛。在大家一致的同意下,一群人轰轰烈烈(?)的找了车准备上路。
夜晚的凉风吹的有点冷,但也是很舒服的,如果可以把尾巴也放出来就好啦。胡歌如是想着,却又害怕的紧。怕是怕,但还是非常开心的。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几人从山间的小路到了大路,最后又到了一起嗨到酒吧,总之,开心嘛,想干什么干什么。
稀里糊涂到了酒吧,胡歌有点犯怂——怕是一杯鸡尾酒就被放倒啦。但是又想想,反正这都是兄弟,总能把自己送回家。顺着众人的心意,胡歌不仅喝了点鸡尾酒,还来了几杯啤酒,越喝越懵,头上的白耳朵尖都有点泛红。这边几个人和胡歌喝酒,那边有人开始找人送自己回家——不醉不归也得找个人带大家回家你说是不。
于是靳东先生就被点名了。当然他才不会承认是听朋友晕晕乎乎说到胡歌的名字才爽快的答应了。
彼时胡歌酒意朦胧什么都不知道,已经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就差把尾巴展示出来大摇大摆的晃晃了。就在他迷迷糊糊快睡过去的时候,好像从眼皮缝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站在他面前。
“emmm……?!!”胡歌看了半天,突然清醒了。“……哥??”
“嗯。”靳东看看窝在沙发里的小东西,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脸红扑扑的很可爱,一头软毛一看就想揉……耳朵?!胡歌自己看不到,但他的耳朵确实已经泛起红色,配着白毛更可爱了,一看就不是……戴的头饰。靳东想也没想,一把揉上白耳朵,下一秒胡歌嗷的一声,就差跳起来逃跑了。只可惜一把被靳东按回到沙发上,然后就理所当然的被沙发咚了。靳东看着被自己困在沙发和自己身体之间的红扑扑的胡歌,终究是放软了语气,“怎么回事,嗯?你自己不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喝这么多,不怕被人拐走?”胡歌听着耳边靳东的气音,耳朵抖了抖,感觉全身更热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要被发现了在线等好急啊!
“嗯?不说话?”靳东看看胡歌耳朵,又问,“耳朵怎么回事?万圣节扮狐狸啊?一点也不吓人。而且这好像也不是假的吧?”完蛋啦真的被发现啦。胡歌一脸视死如归,刚想解释,便被靳东一把拉起。“人这么多还想在这解释?跟哥回家,给我解释清楚。”
然后狐狸歌就被他哥拎回了家。
胡歌进了靳东家门,没等靳东说什么,直接跑向屋里。靳东没拉住,想想他也无处可逃,就任他去了。谁知换好衣服进屋,却看不到胡歌的身影。四下看看,终于在床下某个地方看到了一小截尾巴尖。
“出来。”靳东用他感觉最严厉的语气向床下的狐狸说。尾巴尖抖抖,缩了回去,然后传来胡歌略带哭腔的小奶音。“哥……我现在就走,你别和其他人说,你别……”最后半句哽在喉咙里,没说出口。
靳东听了,心软的一塌糊涂,伸手把狐狸歌从床下掏出来,一边伸手去抹狐狸眼角的泪,一边诱哄着让小东西变回人形。胡歌挨不住这样的语气,最终还是选择变回去。刚想把耳朵收回去,却被靳东一把拦下,“不用藏起来,憋着不变很难受吧?在家里别委屈自己。哥在呢,嗯?”
胡歌抖抖白耳朵,又伸出大尾巴扫扫靳东的手,软软的回他,“嗯。”想了想,又说,“哥……我……我喜欢你……你……”剩下半句被靳东堵了回去,胡歌睁大了眼睛,看到的是靳东眼底深深的爱意和宠溺。一瞬间,胡歌也明白了什么,闭上眼睛又吻回去。
在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过去了之后,躺在床上,胡歌用软软的大尾巴扫过靳东的脚踝,温暖又有些痒;靳东感受到他的小动作,嘴角扯出无意识的温暖笑容,伸手揉向胡歌的耳朵,又软又滑。那一刻,靳东感觉自己是世界之王。